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都有同样的社交礼仪!元宇宙的使用者是如何选择虚拟替身的?

我曾协助开发《第二人生》,做了几年,一方面是早期的职业焦虑,另一方面是创业艰辛,所以那几年压力很大。我还记得父母来我的办公室,瞟了一眼桌上摆放的玛兰塔(Mylanta)药瓶和酒瓶。虽然压力大,但那几年的收获还是很多的,我有机会参与打造一款深思熟虑的创新产品,与出色的技术团队合作,最终成功孕育出可以持续发展的获利企业。 

现在元宇宙热闹起来,许多人向我取经。当年我开发《第二人生》时,这些前来拜访的年轻企业家还很生嫩,回忆往事是一件很有趣的事,我於是写了几篇文章记录当年。 

请注意,我是2003年离开《第二人生》的,有些记忆可能模糊了。 

虚拟替身系统简介

本质上你的选择必须是人形,但是你可以调整参数,可以将纹理应用於身体,比如修改服饰、皮肤等等。系统中还有一些「附着点」,你可以将它们视为头部、肩膀、胸部……的图解点,你可以在点上附着其它东西。如果愿意,你可以穿上米老鼠衣服,你也可以按自己的喜好设计虚拟替身,服装就是附着在点上的衣服。

 

玩家不喜欢在公共场合穿衣服

由於在《第二人生》没有办法真正的「离线」(这是一个完全身临其境的串流世界),我们需要找到一种方法来传达玩家正在修改他们的外观的过程。玩家对在公共场合做这些变化感到非常紧张,因为旁观者可能会看到些什麽——他们的虚拟替身现在正在脱衣服?或是这些玩家正在尝试从一种性别变成另一种性别?因为这不仅仅是关於衣服而已——你的整个外观的样貌是可塑的——「穿衣」的行为,在某些方面来说有可能比在旧金山街头更容易受到伤害,尽管它是「虚拟」世界。但是如何向新玩家传达隐私意识呢?

 

虽然强调了隐私,但是玩家还是喜欢脱光,想看看是什麽样子。虽然我们没有画生殖器。但有些玩家很聪明,会用附着点自己加上去。唉! 

「我是谁」决策树

在虚拟世界里你可以是任何人,你想像谁就能像谁。有些人会有固定外表,很少更换,有些人每天换一次。新玩家(尤其是对RRG角色构建不了解的玩家)会按下面的决策树行事: 

  • 照相写实主义?(逼真的卡通化虚拟替身)。 
  • 如果喜欢照片写实主义,是像我自己的外表还是他人?
  • 如果不喜欢照片写实主义,是选择抱负型、探索型还是极端型?
  • 抱负型:高、大胸、有肌肉。
  • 探索型:普通人,但不像自己(尝试不同的性别、年纪、身体类型)。
  • 极端型:如果将参数滑块滑到极限会是怎样?以这样的外表到处跑会如何?

青少年喜欢探索型

谁喜欢匿名探索型外表?青少年。我们於是创建了Teen Grid,它相当於另一版《第二人生》,只向13-17岁青少年开放,而且必须获得父母的许可。最开始我们被他们的形象吓到了,但後来渐渐理解了他们在现实世界中也正在处於发展阶段。介於「孩子」和「成年人」之间,青少年喜欢同时向两边探索。也正在扩展社交圈和地理范围,寻找联系和差异。了解自己的性取向。

不能太大或者太小

每个人都想成为巨龙,所以我们限制了虚拟替身的高度。最低高度是确保你的虚拟替身在虚拟世界基本能被看到——《第二人生》中没有蚁人。但後来我们增加了高度,相当於「小成年人」。为什麽呢?这是为了预防儿童色情的角色扮演。不是开玩笑,如果你让人们可以制作儿童替身,有些人会干出龌龊事。这违反了我们的使用条款。 

不要靠得太近

Nick Yee深入研究了虚拟世界虚拟替身互动问题,他发现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有着一样的社交礼仪,彼此要保持距离。 

女性替身更容易获得免费之物

女性虚拟替身更容易获得帮助,更容易从其它玩家手中获得免费之物,《第二人生》也一样,但同样的,女性替身也会得到更多的骚扰。性别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我们如何对待彼此,即使是在虚拟替身世界也同样如此,在那里你无法知道对方的真实性别,丘我们也会预设的使用我们习惯的任何现实世界的规范,对吧? 

从样本中学到不少东西

在开发《第二人生》的几年时间里,我们并没有太多玩家,所以难以深入研究虚拟替身。後来了有足够的样本,就可以找到一些有趣的东西:随着时间的推移,普通角色会是怎样的?不同国家的虚拟替身有何差别,巴西人创建的角色与美国人有何不同,日本人呢?为了表现自我玩家是如何选择的,能从中抽取一般趋势吗?

  • 资料来源:In the Metaverse, It’s Always ‘Ladies’ Night’
0 0 投票数
Article Rating
订阅评论
提醒
guest
0 Comments
内联反馈
查看所有评论
0
希望看到您的想法,请您发表评论x